白塔山与五泉山

发布时间:2018-02-28    来源:兰州文明网

  兰州有两座山,一座在河南,一座在河北。山,自然天成;景,人力所为。至于附着的历史并由此演绎出的传说,乃是人所有也是独有的,这才显很特殊的色彩来。

  先说北岸的白塔山。

  白塔山相距黄河仅一条宽约十多米的马路,要横穿过去游览,曾经交通绿灯给出的时间只有十五秒,容不得行人不紧不慢模样的,所见多是疾走以至小跑,方不会让人夹在奔驰于东、西方向的车流缝隙间不敢挪移半步。当我那时提心吊胆地跑过这里的斑马线时,真希望能有座过街天桥或地下通道出现,给行人和游客提供安全上的便利,可一想本来路面就十分的有限,一边是山,一边是河,倘从地下挖实受面积的制约,建过街天桥吧,不仅影响了中山铁桥的赏鉴,而且还有碍白塔山风景的观瞻,和周围的环境极难相衬。不过经过几年斟酌,城建部门已在两岸各建了两座过街天桥,为了过往客流的安全是其主要原因吧。

  山,因白塔而得名。白塔七级八面,高约十七米,下筑圆基,上着绿顶,各面雕有佛像,檐角系有铁马铃。由于通体涂了白浆,远望如白玉砌成。此塔原为纪念去蒙古谒见成吉思汗,走到兰州病故的西藏萨迦派喇嘛修筑的。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于明景泰年间(1450年—1456年),由镇守甘肃的内监刘永成重建,至清康熙五十四年(1715年),巡抚绰奇补旧增新,扩大面积,起名“慈恩寺”。而被改辟为公园,则到了建国后的1958年。

  一个初到白塔山的外地人,最是觉得要了解明白的,是那里遗存的古迹和如影随形的历史渊源,其原有的山体茂林、曲径通幽,虽然登山时也颇觉新鲜,不过总是还在其次了。外地游客去的目的,便因为它绿荫相连间,有庙宇星罗棋布,白塔高耸云天的缘故。山上最热闹的当属白塔寺。院内绝大多数游人虔诚于白塔下,照例是燃香跪拜念佛,更有打扮入时的善男信女双手合于胸前,顺时针方向嘴里诵着“六字真言”转塔,一股股浓郁的藏传佛教气息和现代情调,在缕缕青烟的缭绕中弥漫于兰州城的上空。礼佛之后,游客或就地转身,或走出寺院寻一避静处向南眺望,只见市区一片繁华翠色,真乃一幅上好的油画,现在到过兰州的人都说兰州好,其理由自然很多,但这大概总是其一吧。如唐代诗人岑参有《题金城临河驿楼》云:“古戍依重险,高楼接五凉。山根盘驿道,河水侵城墙。庭树巢鹦鹉,园花隐麝香。忽如江浦上,忆昨捕鱼郎。”可见这很好的“因”远在两千年前就种下了根,所以也才会有今天这样的“善”缘。

  对于本地人,也许是久住在这里很有点司空见惯不以为然的缘故,已不将白塔山看做观光游览的去处,爬山健健身体,打拳活活筋骨,或于休息日呼朋唤友来到茶园吃茶打牌聊天,偶尔路过儒、释、道各家的门前,所能进去的也只是随意走走,不带任何目的性,似乎早把这里当做自家的后花园了。细想起来,倒没有什么大不敬的,因为人世间最贴心的莫过于亲情,最温馨的莫过于自己的屋舍。我说的都是实话,虽然信不信由你。

  接下来,再谈南岸的五泉山。

  五泉山的由来,现在通行的是汉武帝时,大将军霍去病西征匈奴屯兵于此,为解将士干渴“着鞭出泉”的说法。最初,我曾绕山到位于文昌宫东西两侧的掬月泉、甘露泉,旷观楼下的摸子泉,东龙口、西龙口下的蒙泉、惠泉边瞧了个究竟,除摸子泉虽藏于石洞内却引得摸上石头或瓦片即能判断生男或生女的众多新婚夫妇来碰碰运气外,剩余并非人所想象的潺潺于山涧,所见则是带有保护性质的用水泥砌就的深井和蓄水池,多多少少让人有点失望。“掬月”、“甘露”之名望文便知其意,而“蒙泉”有饮了聪明,可以启蒙之说,虽属穿凿附会,却也寓意别致。由于灌溉山村农田,滋养村民生活,五眼泉中最受人称道的是惠泉,有惠于民。这是一位山中寺院的和尚在与我朋友陈浩居士闲聊五眼泉时讲到的。那么,难道这座因泉而享有盛誉的山就没有一处风吹碧落,时闻吹笛的流泉了吗?而我所见有是有的,不过应属人力所为罢了。

  提及五泉山,自号为“五泉山人”的刘尔炘先生是绕不开的。刘先生乃清末民初陇上大绅,光绪进士、翰林院庶吉士编修,现存的五泉古建筑群,为他于1919年至1924年在原来残破的基础上,重新设计建造的。据史载,五泉山最早的一座“崇庆寺”,始建于元代;文昌宫、卧佛殿、大悲殿、嘛呢寺、武侯祠始建于明代;千佛阁、地藏寺陆续修建于晚清同治、光绪年间,但这些庙宇大多毁于天灾战乱。为重修五泉山,他以个人名义募得白银4.8万余两,历时五年,不仅恢复了原来的殿宇,还依照山体格局增建了太昊宫、三子祠、万源阁、层碧山庄等,并题写了大量匾对,看世态,说炎凉,劝人省,如:“高处何如低处好,下来还比上来难。”尤其以儒家的思想题写在卧佛殿上的楹联,对“挽世道而正人心”是大有裨益的,“还不起来么?此等功夫,怕是懒人都藉口;何妨睡着了,这般时代,倘成好梦亦欢心。”1956年5月,董必武来甘肃视察工作,游览了五泉山后并赋诗以志此行:“兰州名胜地,共谈五泉山。近市尘嚣远,多龛香火悭。溪流随小径,岭色压雄关。情景难为状,看云独树间。”此乃一个政治家的说话,于记述中不忘这里弥漫着庄严国土的气息。

  就占地面积而言,白塔山远大于五泉山,但客流量则属五泉山为多,两山最大的共同点,是都受了很浓厚的汉文化与佛教文化的影响,这是我觉得看了以后会给游人留下深深印象的。要了解兰州和这里的居民,不单单看自然风貌、饮食起居、文学艺术,还需从宗教下手,它直指人心,容易发现本来面目,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用。你若感兴趣,不妨试试吧。(兰州日报)

责任编辑:徐春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