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从含饴弄孙到“我的生活我做主” 看兰州老人们有滋有味的退休生活

发布时间:2018-10-11    来源:兰州文明网

图为老人们的学习热情很高。  图片来源:兰州日报

  乐之篇

  40年前,四五十岁就“荣升”爷爷奶奶并不鲜见,为家庭忙碌操劳之余,祖辈最大的快乐就是含饴弄孙。改革开放40年来,人们的生活条件逐步改善,越来越多的老人进入了“我的生活我做主”的状态。在享受绕膝之乐的同时,他们紧跟时代步伐,把曾经许多人认为的“一退休就颓废”的晚年生活,过得越来越有滋味。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72岁的中远身体里已经做了6个支架,却仍在七八月间完成了一项个人壮举:与四对战友夫妻自驾游新藏线,全程约1.5万公里,历时40多天。临时组建的团队里,中远年岁最大,自驾游经验最丰富,是以被临时战友团冠以“老大”的名号。

  “孙子们放假了,我们也该给自己放个假,过过我们自己的生活。为了这次出游,已经筹划了好久,和战友一起好好放松一下,回首军营里的青年时光,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这么长的路途,也是对自己身体素质的挑战和考验!”一路上,一群鬓发斑白的老战友们嘻嘻哈哈,而沿途风光美不胜收。

  白天赏景、午后聚餐,每天数百公里跑下来,年轻人也会吃不消。但这些老战友晚上临睡前还不忘把当天的照片整理好发进群,再相互开心地品评一番。

  进藏后道路崎岖难行,连日下雨,状况不断,日喀则到拉萨甚至有大段水毁路段。根据打前站的战友发回的消息,后车分头行动,之后分别从不同方向向拉萨前进,并在萨嘎会合。平安到家之后,大家互致问候,虽然因为遇雨没看到珠峰略感遗憾,但中远说:“难忘新疆、西藏的日日夜夜,所有人都平安回家,这就是最大的成功!”

  自驾游新疆、西藏,这在40年前、30年前,甚至是20年前都是无法想象的。即使是现在,在海拔几千米的高原游历一个半月之久,对于年轻人来说也是需要意志和勇气的,难怪边防军都诧异于他们“如此高龄还敢闯国道219新藏线,实不多见!”生活的富足,让多少老年人萌生了重新来过的念头,趁着腿脚灵便,过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约上三五好友,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走进老年大学 学学琴棋书画

  生于1949年9月30日的王亚钦可以说是共和国的同龄人,教书育人达37年之久,2005年从西北新村小学校长任上退休。“改革开放40年,衣、食、住、行方方面面,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现在都实现了。过去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可很多人都说我不像七十岁的人,我想这与我在老年大学的充实生活是分不开的。”

  王亚钦1976年起调入五泉小学当大队辅导员兼教数学。爱人当兵,照顾不到家里,王亚钦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既要忙教学,又要照顾孩子,异常辛苦。退休后,刚巧第一个孙子降生,便随即步入了带孙子的老年人行列。

  “生活好像本该就这么一天一天无波无澜地过去,直到2013年一个朋友介绍我报了老年大学的音乐班。”兰州老年大学的学制是两年一期,王亚钦在这里学上了瘾,已是第三期的老学员了。而这个班的班长王晓兰更是从2009年学到了现在。

  “在学校的时候也常组织活动,也听过、唱过,但那时对音乐的理解还比较浅。进了老年大学,有霍应生老师的专业指导,系统地学习音乐理论知识。一辈子教书育人,没想到老了老了当起了‘老学生’,同样是一种享受!”王亚钦说,上学后生活变得越来越充实,心情也越来越好。

  老年大学鼓励学员们都报两个班,所以王亚钦还报了剑班,学太极剑。王晓兰除了音乐班,还报过摄影班、模特班和瑜伽班。学了模特后更是讲究身段美了。“幸亏报得早,现在有了身高要求,身高不够还报不上。”王晓兰笑着说。王晓兰是那种特别够格的班长,为班里的事尽心尽力。这个班里有十多个老学员,年长且班龄很长,年龄最大的已经76岁。王晓兰在笔记本上详细记载着班里每位70岁以上老人的姓名和年龄,每年总会挑重阳节或别的什么节日集体庆祝生日。

  “大家相处得就像一家人一样,特别和睦、融洽。有人说,我们是‘新时代另类的年轻人’,而我最近看到一则说法更新奇:我们应该算‘无龄化人类’。”王亚钦说。

  据兰州老年大学专职副校长李艳介绍,老年大学最初只开设了书法绘画班、舞蹈班和音乐班,人数比较少,只有300人左右。“过去的老年人都比较节俭,一想到每学期还要交学费自己先打‘退堂鼓’了。”但是近十多年抽空来上学的老年人越来越多了。2018年9月开学,学校共开设了16个专业63个教学班,统计在册人数已经超过了3000人。(兰州晚报)

责任编辑:苏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