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曼再来金城登“堂”授课 带领市民走进盛唐品读最美唐诗

发布时间:2018-04-16    来源:兰州文明网

 

  图为蒙曼演讲现场。 图片来源:兰州日报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4月14日,在春暖花开之际,由兰州市委宣传部主办,兰州市文明办、兰州市文旅局承办,兰州市图书馆协办的“金城讲堂”再次与广大市民见面。此次做客的嘉宾是著名历史学者蒙曼教授,暌违数月之后,她以《唐诗的人文精神》为题,再次点燃了金城各界市民对传统文化和诗词艺术的追求热情。她用诗意的语言带领观众们走进唐诗的世界,去感受唐诗高雅的艺术审美情趣和生生不息的人文精神。

  蒙曼笑称自己与兰州有着不解之缘,她以朗诵唐代诗人卢照邻描写兰州的著名边塞诗《紫骝马》开始了她的演讲,“骝马照金鞍,转战入皋兰。塞门风稍急,长城水正寒。……”这首诗的恢弘气势立刻引起了观众的强烈兴趣,以此诗为引子,她把多首著名的唐诗分门别类如抽丝剥茧一般奉献给金城观众。她说,诗词是古人的情感日记,是生活,是情怀,在中华大地钟灵毓秀的大河山川中孕育而出,在勤劳朴实的华夏儿女的吟诵中流传千年。从大漠孤烟塞北,到杏花春雨江南,从山水田园牧歌,到金戈铁马阳光。我们吟诵着千古绝句,也体味着人间百态。特别是唐代以后,“笔落惊风雨,诗成力扛鼎”,大唐冠绝古今的诗词高峰,以笙歌迭奏的盛世一景,留给中国、世界宝贵的文化财富。

  那么,唐诗浩浩荡荡五万首,除了诗词中蕴含的文字之美外,人文精神从何而来呢?蒙曼以《论语·阳货》为例,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解释成白话文就是孔子说:“同学们,为什么不学诗呢?学诗可以激发热情,可以提高观察力,可以团结群众,可以抒发不满。近可以事奉父母,远可以事奉君王;哪怕对这些都感兴趣,单是读诗可以多知道些鸟兽草木的名字。如《关雎》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

  如何诠释人文精神,蒙曼从浩若烟海的唐诗中总结了两个特点,一是元气淋漓,二是情义深厚。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诗意味着一种道德情趣和知识追求。其中三个代表人物能让唐诗中的人文精神得以体现,那就是李白、杜甫和王维。“李白是一个对自身高度自信的人,他对自己的定位更倾向于是一个侠客,然后才是诗人。他的《侠客行》里这样写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即便是在官场失意后,他依然认为自己‘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而杜甫是一名对社会有着高度责任感的人,他也不拘泥于自己诗人的身份,而是‘儒’字当先,从而‘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王维则更倾向于佛与诗人,他对山河的由衷热爱体现在大部分的诗词中,‘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人闲桂花落,月静春山空’,这些诗句无不体现这句情怀。”

  蒙曼还以“推敲”这个历史典故,打开了观众的思考之门。唐代诗人贾岛在《题李凝幽居》中的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他一会儿觉得用“推”字好,一会儿觉得用“敲”字好,始终决定不下来。正在一推一敲地比划着,他偶遇了同样是诗人的韩愈。韩愈则认为用‘敲’字比用‘推’字好。”贾岛得到了韩愈的指点,便决定把自己的那句诗改成“僧敲月下门”。但是对于这首诗的争论并没有停止,如今,仍然有很多人认为“推”字更为贴近情景。一首唐诗可以讨论连绵数千年而不停息,这就是唐诗的魅力!

  短短两个小时的演讲,蒙曼生动地对唐诗中的人文精神加以诠释,展示了唐诗中的“元气淋漓”。然后再用“四时之美”、“人伦之美”、“价值之美”,以三美之意,描绘出唐诗中的“情义深厚”!精彩的演讲吸引着登场观众摒心静气的聆听,深深地唤醒了现场观众心底美好的诗意情怀。

  当天下午,蒙曼在兰州大学本部大学生活动中心礼堂主讲了由市委宣传部主办的金城文化沙龙,与广大市民围绕“唐诗里的四季轮回”开展互动交流。在此次文化沙龙分享中,蒙曼被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聘请为教授,同时她的新书《四时之诗》首次发布。

  蒙曼,著名历史学者,中央民族大学历史系教授,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主要研究方向是隋唐五代史、中国古代妇女史。已发表《唐代前期北衙禁军制度研究》《唐代长安的公主宅第》等专著和论文。自2007年以来,先后在央视十套《百家讲坛》讲授《武则天》《太平公主》《长恨歌》《大隋风云之隋文帝》等系列节目,并出版同名系列图书。近年来,多次担任央视汉字听写大会、成语大会、谜语大会、诗词大会等节目的评委嘉宾,受到广泛好评。(兰州日报)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