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改行演话剧 金城明年搭《戏台》

发布时间:2018-09-27    来源:兰州文明网

  9月26日记者获悉,作为2019年甘肃大剧院的开年大戏,由陈佩斯、杨立新主演的话剧《戏台》将于2019年1月5日、6日晚在甘肃大剧院连演两场。这一次,作为60、70、80后十分熟悉并喜爱的喜剧之王——陈佩斯,将与同为老戏骨的杨立新一同在金城舞台爆发演技,为到场的观众带来一场有关人文与人生的思考。

  北京喜剧院落成诞生《戏台》

  话剧《戏台》由著名编剧毓鉞创作,著名喜剧表演艺术家陈佩斯导演,并携手杨立新等著名演员共同主演。该戏剧本历时近两年完成,2015年初由制作过多部经典舞台喜剧的北京大道文化节目制作有限公司投入制作。2015年7月16日,《戏台》作为开幕演出拉开了北京喜剧院的大幕。

  法国有法兰西喜剧院,俄罗斯有圣彼得堡国立喜剧院、意大利有米兰小剧场……放眼海外,但凡具有深厚戏剧传统的艺术城市大都拥有一座声名斐然的喜剧院,而北京在这方面尚处于空白。于是,当提出在北京建立一所专业喜剧院的设想时,国家大剧院、东方国际和大道文化三方一拍即合,经过一年的筹备终于实现了这一愿景。

  陈佩斯和他的大道文化公司直接参与推动着北京喜剧院的内容生产,这对于喜剧院的首任艺术总监陈佩斯来说,既是一份荣耀,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他曾说:“我的任务就是保证剧院的喜剧艺术质量,用高品质的精神食粮带给观众快乐,从此也就被剧目绑架了,要拿出自己的时间放在别人的作品上,这也都是为了让这个城市更快乐。”

  一部叫得响、留得下的好戏

  话剧《戏台》的故事设定为军阀混战的民国时期。时值洪大帅刚进占京城不久,闻名全国的五庆班将携大名角儿金啸天在德祥大戏院里进行为期三天的演出。五庆班侯班主(陈佩斯饰)和大戏院吴经理正沉浸在戏票皆已售罄的喜悦之中,不想一系列意外接连而至。送包子的伙计(杨立新饰)、来视察的大帅、出逃的六姨太、黑帮刘拐子、大名角儿金啸天等这些似乎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全都阴差阳错的纠葛在一起,德祥大戏院的后台彻底乱了。侯班主和吴经理浑身乏术东拆西补,事情却不受控制地朝着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方向发展……

  “《戏台》讲述了戏班后台发生的一日故事,打破了常规的舞台空间意识,将舞台进行180度大翻转。”甘肃大剧院有关负责人陈冠欣告诉记者:“一向神秘的后台变成向观众开放的舞台、而惯常所见的舞台又被虚化到‘幕后’成为‘画外’。从内容上,《戏台》以白话文写戏曲韵、以现代艺人演戏曲艺人、以现代话剧的形式包裹戏曲艺术的内容,向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京剧艺术致敬。从戏词上,《戏台》之上,对白混杂念白、台词穿插唱段、京戏和话剧在同一时空里融汇、互为推进。”

  “该剧是一部‘戏后戏’、也是一部‘戏中戏’、归结为‘台上见台,戏中有戏’,所涉猎的文化背景和历史底蕴、需要的高超的导演方法和高难度的表演技巧。”他说:“这绝对堪称近年来喜剧舞台上的一部难得的佳作,是一部叫得响、留得下的好戏。可以说,如果今年你只打算看一部话剧,那么陈佩斯的《戏台》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昔日“喜剧之王”投身话剧舞台

  提起陈佩斯先生,00后的新生一代或许已经不是很熟悉了。但对于60、70、80一代出生的人来说,陈佩斯就是大家心目中的喜剧之王,就是中国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卓别林。标志性的光头搭配两个逗号似的小眼睛,不用说话就是一出喜剧。

  当赵本山还在东北那疙瘩走街串户表演的时候,陈佩斯就已经凭着小品《吃面条》在1984年的春晚名声大噪,直到1998年留下最后一个节目《王爷与邮差》后,他才离开电视荧屏。多年过去,当陈佩斯再次回到公众的视野,他已经摇身一变,成为了话剧演员。

  人们都说,一个演员如果没有演过话剧,算不上一位真正的演员。但大部分也都知道,话剧是冷门,投入大,回报少,对演员对编剧对剧组的要求非常之高,非一般接触戏剧的人士难以想象。2001年,陈佩斯的影视制作公司重新挂牌开始做话剧。他开着一辆借来的吉普满北京联系投资方,碰了无数软钉子,最后自掏腰包赌上了身家性命投了话剧《托儿》。

  《托儿》首演就火了,上座率高达95%,全国巡演30场后收回投资。他后来推出的《亲戚朋友好算账》和《阳台》也获得了空前成功。

  《戏台》问世后获好评无数

  著名剧评人周黎明看过该剧后曾这样评价说:“陈佩斯如今已经成长为不折不扣的喜剧大师,《戏台》等作品中凝聚着他对于现实、历史和艺术的思考,当然还有他作为艺术家的良知。”

  而同样身为资深评论人的彭俐也第一时间发声,以肺腑之言赞道:“看了陈佩斯、杨立新主演的《戏台》,可谓三生有幸。我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很少有机会,这样忘我忘情的欢愉,忘乎所以地朗笑了。这是一台典型的戏中戏结构的舞台剧,戏中人演的虽是一出(经典京剧)悲剧《霸王别姬》,而此剧实则是一部寓庄于谐的讽刺喜剧。它为我们备足了笑料,我们在笑声里陶醉,也在笑过之后回味。”

  看得出,无论是专业的戏评人、戏剧创作人、演员,还是普通的观众,对于这部戏都是一致的交口称赞。从剧本到表演、从导演手法到舞台呈现,评论几乎面面俱到。一部戏剧引发这么多人热议,足见此戏精彩到了不容人不发声、不抒胸臆不畅快的境地。最好的演员遇到了难得的剧本

  陈佩斯在接收电话采访时介绍,当初收到《戏台》剧本时并没有太在意,只是放着让自己的夫人先看。直到来稿后的第三天,他无意中听见太太在书房里看乐了,方才拿起剧本认真看了一遍。剧本具备了基本的框架,而且能看出作家在京剧知识方面的深厚积累以及语言功力之高。好的剧本碰到好的演员便彰显出她的魅力,好的演员遇到好的剧本也是“将遇良弓”,可以大展身手。

  他在电话里告诉记者:“独木不成林,2014年我亲自导演《戏台》,邀请来了北京人艺老戏骨杨立新更使这部剧在编剧与表演上形成‘三足鼎立’的最佳阵容,亦成全了《戏台》之时代经典。作为北京人民艺术剧院的专职演员,一个生于北京、深受皇城文化影响的好戏之人,从艺30余年的杨立新在舞台与银幕中都曾塑造过许多深入人心的角色。”

  杨立新曾出演包括《雷雨》、《天下第一楼》等多出经典剧目,更凭借在话剧舞台上的出色表演荣获第20届中国戏剧表演梅花奖。其中不可不提“霸王别姬”四字,前有93年为张国荣在电影版《霸王别姬》中担任配音,完成其近九成的台词演绎,今有踏上《戏台》,亲自上妆演剧中剧“霸王”。

  此次,将与兰州观众见面的话剧《戏台》真是可遇不可求。《戏台》是杨立新与陈佩斯自2013年的电视剧《好大一个家》之后的第二次合作,也是他们在戏剧舞台上的首次联袂。一个认真谨慎,一个尖锐独到,两种艺术风格互补长短自然为《戏台》的创作和戏剧呈现激荡出了意想不到的惊喜。可以说,陈佩斯、杨立新都在他们最好的时候,遇到了这样一个难得的好剧本。

  三个人舞台喜剧创作的巅峰

  陈佩斯开始排演《戏台》时,不仅是导演,还兼了戏班班主的角色,但他也毕竟已经是60出头的人了,常常排练到筋疲力竭。每逢此时,杨立新便会控诉陈佩斯太拼命,而他又何尝不也是一位追求极致,追求完美的艺术家。正是这样的执着与努力,《戏台》成就了包括编剧、演员三人在舞台喜剧创作的巅峰。

  也许,这部作品最打动人的原因,就是许多人的境遇都与《戏台》中陈佩斯所饰演的侯班主不谋而合。在《戏台》中,侯班主一次次被挤进夹缝里,需顶住各方的压力。每当压力太大,他被迫做出妥协,那种痛苦无疑有着振聋发聩的历史穿透力,但是这一切又都掩盖在欢笑当中。

  “首演至今已是掌声无数,但每当看到有观众或喜剧爱好者对这部剧给予肯定,我依旧还是很感动。”陈佩斯说:“人做成一件事情本身并不是最大的收获,期间难免会得不到社会各界的认可。所以,最重要的是你被人理解的时候,那份感动会让你觉得你为之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喜剧就是糗事纂的

  “这算是一个寓言故事。寓言者,不便直说的事。拐几个弯,祗虚虚泛泛的一指。凡故事,自然是过去发生的事。”陈佩斯感慨地说:“有些倒霉事儿,能把当时的人,为难的要死要活,可事情一过,就成了后人的乐子,成了百姓嘴边的笑话。喜剧就是这些糗事纂的。全是因为这倒霉事儿它过去了。真心希望所有看这出戏的观众都能开怀大笑,让过去令我们心里疼的糗事成为过去。让我们的儿孙辈永远永远看着它开怀大笑,痛痛快快地笑,而不要像我这样,说起这故事时总带着当事人的辛酸。”

  “这样的戏,我们很多年见不到了。它充满着舞台魅力,展示了舞台跟演员的和谐与精彩。”对于这部作品的感受,杨立新通过微信发来的回答笃实诚恳:“我在剧中饰演的男主角‘大嗓儿’是一个因为送包子而意外闯进戏楼的伙计,不料这个三流水平的票友却被误认为名角儿,还被硬生生拱上台替主角演了一场。”

  “虽说是一个外行角色,但要将其演活,需要的是一个全能艺人的素养。”他的话语便如同喜剧般幽默、深刻:“须知道这个全剧最有戏的角色原本是陈佩斯设计给自己演的,但后来发现角色很挑人,自认京剧修为亦不及杨立新,所以不得不拱手相让。当然,我对此也自然毫不客气,我就跟陈佩斯说‘我不演这戏谁演?’。”(兰州日报)

责任编辑:徐春苗

返回顶部